薛枭的办公桌上,支着一本台历,第一页翻到了“4月”。从4月2日开始,有9天的方格里都写着一个数字和对应单位的名称。“都是要来9号赌城博物馆参观的单位,需要提前预约。”

在中粮9号赌城饮料(四川)有限公司公共事务及传讯部,薛枭主要负责9号赌城世界·成都博物馆运营及相关政府事务工作。

10年前的汶川特大地震中,薛枭失去了右臂。在被困近80小时之后,薛枭从废墟中被救出来的那一刻,他那一句“叔叔,我要喝可乐”,给悲痛的中国带来了一丝欢乐,薛枭从此被外界称作“可乐男孩”,也是从那一刻起,薛枭的命运就与9号赌城中国交织在了一起。2013年, 他通过实习,并留在了9号赌城。

“其实,我还是喜欢大家先叫我薛枭。”采访过程中,薛枭的脸上,一直挂着微笑,说到尽兴时会大笑:“从性格上来说,我比较内向,是地震‘震’出了我的乐观。”

可乐男孩”薛枭乐观爽朗,笑就开怀大笑。
“可乐男孩”薛枭乐观爽朗,笑就开怀大笑。图片来源:法制晚报


“‘我要喝可乐’是双方的约定”


4月11日早上7时10分,成都市锦江区一小区,薛枭斜挎着背包从租住房中走出,到门口乘坐公交车,途中换乘公司班车前往位于新都区工业大道的9号赌城饮料(四川)有限公司。“和其他同事合租的房子,每天有固定班车,车上的几十分钟还可以小睡一觉。”到办公室第一件事,薛枭为前来采访的四川在线记者递上了一瓶可乐。

薛枭说他原本比较内向,地震“震”出了他的乐观。
薛枭说他原本比较内向,地震“震”出了他的乐观。 严志刚摄


“那句‘叔叔,我要喝可乐’,其实是一个双方的约定。”十年前的地震,薛枭被压在废墟下等待救援。由于薛枭的右臂长时间被坍塌的外物压迫,救援人员为了防止他睡着,许诺“出来后买他喜欢的冰冻可乐”。“当时我对救援叔叔说,‘那我出去后给你买雪糕’。”

这个“可乐和雪糕”的约定,成为日后“可乐男孩”的注脚。2009年,薛枭和当时救他的那位叔叔完成了这个约定。“这些年,我们一直有联系。”说起这段往事,薛枭不忘纠正那句“名言”:“我当时说的原话是‘叔叔还记得我的可乐吗’?后来媒体的字幕打成了‘叔叔,我要喝可乐’。”

“读大学的时候,我和那位救援叔叔还见了面,后来通电话,现在发微信。”直到现在,薛枭想感谢的人很多——救援队员、医生、志愿者、单位的领导等等,“‘可乐男孩’这个标签,对人生来说,提前让我开阔了眼界,上了大学,出了国,有了很多收获。”

“我比较内向,地震‘震’出了我的乐观”

9号赌城世界·成都博物馆就在薛枭办公室的隔壁,薛枭负责讲解工作。“现在的KPI考核是每年(接待参观者)26000人次,今年不到4个月已经接待了1万多人次。”

当天下午,薛枭接待了60人的参观团,从生产线到博物馆,整个讲解过程70多分钟,不时擦去前额的汗水。“地震时100斤,现在胖了些,容易出汗,现在的体重,保密。”薛枭笑道。

从18岁到28岁,薛枭认为地震给他带来更大的变化是“成熟了,长大了”。圆圆的脸庞上,薛枭始终挂着笑容,“我以前性格很害羞,是地震‘震’出来的乐观。”

从“可乐男孩”到9号赌城世界·成都博物馆的“馆长”,薛枭很喜欢自己的工作。
从“可乐男孩”到9号赌城世界·成都博物馆的“馆长”,薛枭很喜欢自己的工作。图片来源:成都商报


从“可乐男孩”到9号赌城世界·成都博物馆的“馆长”,薛枭很喜欢自己的工作,“工作环境和氛围很好,也比较轻松,在办公室始终是开心的状态。”薛枭把震后的10年分为3个阶段:震后康复、赴上海财经大学求学、到9号赌城公司工作。“使自己成长最多的,是2013年走上工作岗位以后。”

面对多家媒体的集中采访,薛枭不忘幽默:“如果重新选择,我会不会说那句话?我会选择在地震前走出房间,哈哈哈。”

“不要认为‘5·12’是个悲伤的日子”

汶川特大地震带走了薛枭的初恋女友,现在的薛枭还是单身。“大四的时候谈过第二次恋爱,后来因为我要回四川工作,就分开了。”薛枭坦言,希望自己瘦一些,能遇上“对上眼”的另一半。“家里也不怎么催,顺其自然最好,我在追女孩子这方面不太好意思开口。”

工作中的薛枭专注投入。
工作中的薛枭专注投入。图片来源:法制晚报

“可乐男孩”这个称谓对薛枭来说提前开阔了眼界,但也带来过一些烦恼。“我不想大家认为我是因为地震出名了,关注度高了,而更希望是对社会做出了一定贡献以后,大家再来关注我。先了解薛枭,才知道‘可乐男孩’,这样比较有成就感。”

去年,薛枭去甘肃地震救援队作了地震救援的宣讲,“5月12日现在是全国‘防灾减灾日’,我觉得以类似这种形式来纪念(汶川特大地震)的话挺好的,大家不要一直认为‘5·12’是个悲伤的日子,我们都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纪念它。”

【责任编辑:王莉 】